塔子

春霖小姐姐好看爆炸!!!!

我终于有小姐姐的胶带了!!

茨木迷妹的阴阳师之旅

茨木迷妹进入阴阳师的世界

茨木觉得他是认识这个女人的,熟悉的面容,熟悉的名字,与记忆中那个傻傻的女人十分相似,但又略显不同。 

记忆中的女人从来不穿红色的衣服,虽然叫做红叶,但她总是一身淡色衣裳,素面朝天,笑容清纯,美的天然无雕饰。她的美是素雅,是温柔,是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她总是开玩笑的说,只有与你结婚时才会穿红衣,不穿白无垢,用红衣来代表着他们之间的特别。

她温柔,她贤淑,但她也极为大胆,一个女孩子,深夜跑到后山,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可以做到的。

她不在意他异于常人的外貌甚至极为喜欢,说他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人。他以为是玩笑,毕竟村里的小孩都叫他怪物,让他滚。他以为她只是一时好奇,却没想到她会一直坚持到那时。

她为他起名,和他说话,和他玩乐,与他分享自己的生活,甚至与他私定终身,这是被全村人抛弃的他曾经无法想象的事情,但她却都做到了。

但是,他爱的那个女人,已经嫁人了。现在,大概也已经死了。

再痛的回忆,都在时间的冲刷下变得不痛不痒,记忆中的人面孔已然模糊,还未忘记的,大概只有那份渺小的幸福。

他抬起头,对着那个女人的方向问道:“你的名字是”

“鬼女红叶”面前的女人满脸通红。

“你,认识吾?茨木感到奇怪,这几百年他有见过这个女妖吗?“你见过吾??”

“没有,但茨木童子的大名谁没听说过,我很崇拜茨木大人!”女妖的回答令旁别的酒吞童子眉头一皱、问道:“吾的名声要比茨木大的多吧,那你怎么就不认识吾?”

“茨木大人果然好帅!那柔顺的白色长发,金色的瞳孔,声音也是那么好听!!!啊啊啊啊啊啊!!”陷入迷妹状态的女妖没有注意到黑到不能再黑的脸上,有些愤怒而又无奈的离开了。

不想在理这个女妖的茨木也追上挚友的脚步离开了,徒留女妖愣在原地。

 

好短hhh

酒吞童子的一见钟情

酒吞童子有一个喜欢的女人。
一个普通的农妇。她长得不算漂亮,穿着洗得发白的粗布衣裳,却长了一双极为出彩眼睛,原本平凡无奇的脸庞也因此变得生动起来。只是简单的看着她,就可以让这位鬼王感到无比的幸福。
他是在一条小河边见到她的,当时的她正坐到河边洗着衣裳。这位鬼王是为了躲避一个人来到这儿的,不,是一个妖,名为茨木童子的妖怪。鬼王是大江山上的统领,而他则是大江山的二把手。不知为何,最近茨木缠他缠的厉害,他不得已跑到这个偏僻的小村庄,躲开那只烦人的妖怪。
他是坐在树上的,所以女子并没有注意到他,继续洗着衣裳。
闲来无事,他就低下头看到了那个女子,本觉得没什么新奇的,一直等到那个女子洗完衣裳,女子抬起了头,露出了那双美丽的眼睛,他不自觉地被那双眼睛吸引,每天都会来到河边看她洗衣。
突然有一天,女子忽然抬起了头,看到了坐在树上的妖怪。没有慌张与害怕,反倒是嘴角翘起了一丝微笑,说到:“大人,要不去我家坐坐。”
鬼王感到了惊奇,问到:你是何时发现吾的?
女子只是淡淡的一笑,说的:当你第一次坐在树上,我就发现了。
鬼王问到:你不怕吾吗?本大爷可是妖怪。
女子听后却笑着回答:不怕,你若是要伤害我,早在第一次就可以动手了。那么这位大人,要去奴家家中坐坐嘛。
鬼王也不知怎么了,就答应了这个女子的请求。女子的家坐落在村子的边缘,是一件狭小而又破旧的房子,但被主人打扫得很干净。
女子请他入屋,就进入厨房做菜去了,不久,厨房便飘来一阵香味。
鬼王从未有过这种经历,他不由得感到了紧张,却又被自己否认,堂堂一介鬼王,怎么会因为这而慌张。他不愿承认,他,似乎爱上了这个女人,没有什么理由的喜欢上,硬是要说什么,大概是那双美丽的眼睛。
女子端着菜从厨房出来,请鬼王品尝。
虽只是粗茶淡饭,却让他感到了无与伦比的满足与幸福。大概,这是他心爱的人做出来的吧。
鬼王不由得说道:你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呢。
女子只是一笑,并没有说话。

第一次做手帐好丑的_(:з」∠)_

万华之樱:

这次真的是忍无可忍了,对于网易这次要出新皮肤真的只想讲一句mmp,其他词我也想不出来怎么说了。

本人是去年九月入的坑,玩了一个星期后小号是抽到的ssr大天狗,也是我两个主号中抽到的第一只ssr,那个时候我还是萌新,还不清楚针女和地藏像的恩怨情仇,只是觉得他生命低就给配了一套蝠翼。

和姑获鸟同期来的他伴随姑获鸟以及其他老一辈式神一起带大了我的寮,直到那一次地藏像和针女一个被加强一个被削弱我才知道他们的重要性,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觉醒而且25级了,给他配了一套针女和暴击加成,虽然他是因为被削弱而人气不如从前,但是真的是因为他的存在才让我一直一直没有放弃这个游戏。

初始皮很可爱也很帅,一身白色狩衣像是个不被世俗沾染的翩翩美少年,觉醒套确实有些吓到我了,就像是个瞬间苍老了几十岁的样子,皮肤当时也只有清风雅乐,而且模型给我的感觉也很不错于是就买了。

后来的一次改动让觉醒后的大天狗终于摘下了面具,说真的我被那脸苏到动力满满的继续肝。

他和姑获鸟是我全家的家长,自己也一直把最好的最棒的全部给了他,他也很听话的吃了四个黑蛋技能升的面板是115,真的是很乖巧的孩子,我也很自豪有他,即便没有其他ssr我也值了,本来想着这次出了皮肤能给他好好装扮一番,说实在话他穿了太久的清风雅乐已经有点腻歪了。

结果这次网易真的给了我一个大的“惊喜”!

第一个装扮是那个白色卷毛的是吧,这个倒是还好,如果接受了设定还是挺美的,就是那个面具转移了地方略不爽

第二个我简直槽点多到不想说话,啥也别说了,要是我买了第二套估计我狗子真的要以死相逼了……

我同学也有人是狗子亲妈,嗯对,他们看到之后说是立马a了这游戏,但是我还是抱有一丝期待的,至少……给我还是不愿意放弃他的,这次的皮肤,说实在话就是所谓的“期待越大失望越大”,这次可以说是给自己一个教训,不要再期待了。

因为网易对待狗子真的是“亲妈”啊!抱紧我可怜的狗子安抚

p1-p2是新皮肤
p3是以前的清风雅乐

ps:刚刚用错了图实在抱歉【鞠躬】

ps的ps:瞬间让我觉得以前的清风雅乐好看多了!觉醒皮也是!

当茨木迷妹进入阴阳师的世界

茨木的异常反应让红叶觉得奇怪,他认识她吗?
不过白色头发,高颜值(*/ω\*)……和脑子里的那个印象有些相似,不过她已经找到了那个人,那他也没什么好关心的了。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心中还是不知为何涌起了一丝波澜,好像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你…是谁?”
“吾名茨木,你这个女人,才几天就不记得了,你是不是傻了。”白发妖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红叶刚想说些什么,茨木已被酒吞拉到一边。
茨木看到了久违的挚友,也忘记了那个女人的事,顺从的被拉到一旁。
“挚友,和吾来打一场吧!吾已经很久没有尽力的和你打一场了!(๑•̀ㅂ•́)و✧”
“滚ε=ε=(怒°Д°)ノ”
“酒吞童子,你认识他吗?”红叶微微一笑,脸朝向茨木,“你是叫茨木童子吗?”
茨木被红叶奇怪的反应弄的有点莫名其妙。
酒吞表示自己感到了不安。
她想起来了什么?



喜欢桑奈的文,但你这样我压力很大呀_(:з」∠)_

个人文笔渣,可能会逻辑不通_(:з」∠)_,但还是很努力的写(๑•̀ㅂ•́)و✧,依旧短小(。•́︿•̀。)

当茨木迷妹进入阴阳师的世界

初入阴阳寮
红叶呆在了这里,之前清静的庭院在晴明的式神回来后荡然无存。
“向前冲!蛙先生!”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冲了上来,“你是新来的吗?和山兔一起玩吧!”
被撞的一愣,红叶想从地上起来,却伸来了一只手。
那是一双白皙,纤长的手。每一根手指都美得无法形容。
“你没事吧?”晴明急切的问到“山兔她比较淘气,你没被撞伤吧?”
“没事,晴明大人。”
晴明从袖口拿出一条发带,递给红叶“你的头发那么漂亮,束起来一定很好看。”
红叶的脸突然红透了,她用手捂住脸,这是第一次有人送她礼物呢。
“最近这要举行庙会,你要去看看吗?”
“庙会?”
“是人类举行的活动呢,山兔,萤草她们都很喜欢呢,我猜你大概也会喜欢。”男子没注意到红叶的举动,“红叶也需要买一套新的和服呢,女孩子都想要新衣服吧。”
“不需要了晴明大人,这太破费了。”
“怎么这么说呢,你可是我的式神哦。”
原来开心的红叶脸上的温度渐渐降了下来,“多谢晴明大人。”
……
庙会当天
红叶拒绝了晴明的邀请,独自一人来到庙会。
“蛙先生,右边!不,左边!”山兔指挥着山蛙在人群中穿梭,撞到了红叶,发带也随之不翼而飞。
“山兔!”
山兔猛的回头,发现了生气的红叶,并向她丢了一个套环。
红叶变成了小纸片。
内心咆哮的红叶被迫呆在原地。
直到晴明发现了她。
……
寮里
晴明对山兔说教了一番,但对于山兔这样的孩子也让人完全凶不起来。
酒吞在数天后又一次的来到了这里,与之前不同的是,红叶痴迷的对象从茨木变成了晴明,相同的是,这依然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 ̄ε(# ̄)☆╰╮o( ̄皿 ̄///)
随着他来的还有茨木童子那个痴汉。
看到这样完全不认识自己的红叶,茨木心中泛起一丝不爽,他难道不如这个男人!这天下他唯一不如的,只有挚友而已!
不知道自己在吃醋的茨木走向了红叶,抓住她的手“你这个女人,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你是谁?”迷惑的转头。
茨木还不知红叶失忆的事情,只想着这样的女人才几天就又找了一个男人,配不上挚友。他还不知道他的这种情绪,叫做别扭。

茨木还没有喜欢红叶,只是看不惯她放下挚友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而已。不是很会写文,好像进度有点快_(:з」∠)_,好久没更新,已经没人看了,哭唧唧。

当茨木迷妹进入阴阳师的世界

被茨木救回后,除了每天都会出现的酒吞之外,她已经很久没见过茨木或其他人了。
他也许听了酒吞的话,没有再来打扰他挚友的恋情了。
但红叶已经忍不了这无聊的日子,想回到枫树林。
她也就在告别酒吞后回到了枫树林。
已有几月未回到这里,心中隐约有一点怀念。她是习惯了吧。习惯了酒吞的告白,习惯了茨木的冷漠,习惯了自己变成了一个妖怪?
她不想多想,怕自己想的太多内心会更难受。她回到房间,拿起了酒吞送的酒,仰头便喝了下去,一杯,两杯……不知喝了多少杯,她醉倒在了床上,没了知觉。
一阵紫色瘴气正悄然靠近,可已醉倒的红叶当然不知。
醒来的红叶不知为何躺在地上,旁边还站着一个身着狩衣的男人,他的脸上还涂着黑色的眼影。
“晴明大人,你终于来见我了,我每天都在练习跳舞,只等跳给您看。”红叶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的说出了些奇怪的话“太好了,在我灰心之前你还是来了~”
“……你是谁?”男子似乎并不认识红叶。
“啊?您不记得我了吗,您不是说过我的心灵很美的吗?难道我还不够美吗?啊,吃就可以了吧!吃了这些妖怪,我就可以变得更美丽,那样您就会爱上我了吧”红叶不知从何处抓来了一些小妖怪,掏出了他们的心脏,吃了下去“这样充沛的妖力啊!现在的我一定比之前更漂亮吧~晴明大人~”
男子用扇子遮住脸,开口“是呢,红叶。”
红叶又再一次失去意识,陷入黑暗。
………
红叶!
红叶!
………
好像有什么人在叫我?
并不想回应呢。
但吵闹的声音一直不断,她迫不得已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吗?
我是谁?
我为什么在这?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
心里怀着满满的疑惑,她不禁问到“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红发男人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转向了另一位银发男人“红叶她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被瘴气感染的后遗症。”
“那什么时候能恢复?她不会一辈子就这样吧?”红发男子似乎非常急迫,摇晃着红叶的肩膀,红叶被晃荡的有些头晕,她推开了男人的手,开口“你们到底是谁?”
“红叶小姐,我的名字叫安倍晴明,是名阴阳师。我旁边的那位叫酒吞童子。”男子礼貌的回答。
“晴明?”白发?颜值爆表?这好像是她喜欢的人呢(๑•̀ㅂ•́)و✧
“你好,请问这是哪?”
“这是我的阴阳寮。”
被晴明温柔的声音所俘获,红叶下意识的将他与脑海中的白发身影重叠。
“晴明大人,我可以呆在这吗?我没有地方去了。”
“当然可以。欢迎你的来到。”



不忍心虐红叶(掩饰自己文笔很烂的事实(*/ω\*)),正式开学,每天好晚放,依旧短小_(:з」∠)_